随性笔谈

她,既熟悉又陌生

“2001年1月1日,金门和大陆海上通航正式开运,今年是“小三通”正式实行的第一年。这一举措将促进两岸关系的进一步深化发展。今天,金门同胞终于可以直接向大陆发信,销售运输大陆商品,直接前往大陆了。”收音机里传出的是播音员显然难以抑制住激动的嗓音。 曾伯祖父躺着摇椅上,摇椅顿时停止了晃动。

一枚邮票

又来信了。

信件中无非是些再熟悉不过的内容,什么家长里短啦,亲戚趣事啦,邻里小事啦。唯一陌生的,是那张邮票。

往日,邮票总是看不清,盖满了水波纹。他时不时拿出信笺摩挲着,只能模模糊糊地猜测着。而此刻手中的这封信上有着清晰的邮戳。邮票上,是让他顿时红了眼眶的日光岩。他还记得,通往日光岩的路很窄。他还记得每当宁静的夜晚夜幕中钟声响起时伴着的海浪声声。他更记得“雾锁山头山锁雾,天连水尾水连天”。又一次,他这么想家。记忆中的她,从未如此清晰地出现在脑中,即便其实已经远离她五十余年了。

他将信小心地放到抽屉里。

一张船票

船终于来了。

船票上模糊的字样,不知被攥了多久,“到达:厦门”。

曾几何时,他在脑中构划着回家的路。那是辗转而漫长到足以吓退一个老人的。

“呜——,呜——”汽笛好像在呜咽,他拖着沉重的行李,有些惶恐,有些忐忑,更多的是说不出的激动。望向窗外,海面上,海鸥飞过,水蓝得有些不真实,像蓝宝石,像......。总之,是极美的,和他记忆中的丝毫不差。他心醉到甚而不忍心细看。这碧海青天,终载不动这浓浓久久的乡愁。

良久,快到家了!终于,终于......她就在眼前了。关于她的记忆一一浮现在眼前,终于要与她重逢了。他终是等到了这一天了!近乡情更怯,早已不是少年的游子,怎能祈望她依然在原地守候?

泪珠终于滚落了下来。

一盏清茶

茂盛的榕树,让人看不清主干在哪里。榕树林就这样一片连着一片。鼓浪屿还是那样美。一栋栋高楼大厦被建造起来。昔日的家人、朋友、邻居。这种种渐渐拼凑出了一个完完整整的她了。

“喝点茶吧,怕你喝不惯,特地买了金门的茶叶”,家人边斟茶边说道。“大陆可以喝到金门的茶叶了吗?”“是啊,听说在金门也买的到我们这里的岩茶了。”

拿起茶盅,抿了口茶,眼前的究竟是阿里山的水光还是鼓浪屿的山色,他竟然分不清了。不禁问自己,哪儿才是家?甘馨醇香的茶汤入口,他已然明白,此处是故乡。这里才是他的家啊!而海峡的另一端,那里何尝不是他的家?那里,也有他的家人,他的朋友,他的邻里,也有让他流连的风景。

再一次,他老泪纵横。

每一滴江水,都不忘大海。涓涓江水汇于滔滔大海。大海也接纳着每一滴汇入的江水。

版权声明:本站允许经本人授权后的规范转载,只需通过博客留言提前告知取得本人授权,并注明转载,注明来源(享乐共与),并附上转载文章的博客链接。
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

Auschi
一个学生。
查看“Auschi”的所有文章 →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推荐